市場傳言米萊可能默許美元官價升至$960披索以促進農業結匯

260

自從2023年12月美元官價貶值後,阿根廷央行(BCRA)基本上就維持著2%的爬行釘住匯率制(crawling peg) ,儘管上周市場傳言匯率將會再次上揚,但本週一(4日)米萊政府的行動卻未證實這項說法,使得披索貶值的傳言又再次降溫。美元黑市價格甚至跌至$1015披索,幾乎摜破$1000披索的心理關卡,儘管MEP金融匯率則超過了u$1030披索兌u$1美元。

Matba-Rofex美元期貨合同的行情也扭轉了上週五的趨勢,三月美元期貨價格下跌了6%($873),四月美元期貨甚至下滑5.5%($931披索)。根據Epyca諮商機構的分析師Joel Lupieri指出, “上週五市場傳言米萊總統可能會針對阿根廷美元化宣佈某些政策或消息,所以出現了非常非典型的投機現象。”

去年12月和今年3月,黑市美元價格都一路走升,但2024年2月份時則突然改變趨勢,在29天裡創下了13.8%的跌幅(-165)。本月(3月)仍保持相同態勢,許多短期內披索可能會貶值的說法又再次失去支持。

聯邦政府認為當前美元官價處於合理區間,金融匯率則非常昂貴,也因此央行沒有必要加速美元官價貶值速度,或者至少匯市風平浪靜的狀態會保持在三月初。不過,許多分析師認為目前的通貨膨脹單月增長速度達到15%,美元價格基本上無法維持太久按兵不動的局勢。

但關於披索貶值的傳言又是怎麼來的?市場認為米萊政府會默許美元官價升值的理由,是因為市場認為讓美元官價升值可以促進農產品結匯

布宜諾股市和羅薩里奧證券交易所的傳言說法是:玫瑰宮可能考慮讓美元官價升至$940披索到$960披索之間,也就是10%的漲幅

而另外一個比較投機的說法,則是上周關於米萊總統可能在國會演講時宣佈新的盯住匯率政策($1000披索)的傳言;當時美元期貨價格因為這項傳言而立即飆漲。

大多數經濟學家都認為央行加快爬行盯住匯率將會是無法避免的,但米萊政府考慮到政治和社會層面的因素,可能不會願意在這個時間點上讓阿根廷物價再次瘋狂飆漲而必須付出高昂的政治與社會代價

阿根廷經濟部也考慮過乾脆解除市場購買美金的限制,讓市場自己去調整匯率和貶值。但問題是,目前央行並沒有這麼多的美元存底可以應付這樣的局勢,而且現在阿根廷經濟衰退,聯邦稅務局對購買美元所課征的PAIS匯率稅,是目前唯一還在持續增長的財政稅收。

米萊曾經對PRO党的李東多(Cristian Ritondo)表示,現任政府可能要等到今年10月才能解除對民間購買美元的限制,但在此之前,聯邦政府需要農業界大力支持結匯,因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FMI)已經表態拒絕為阿根廷提供額外的撥款。

由於當前大豆國際行情下跌,農業界的美元成本又上漲,因此$800披索的結匯匯率能帶給農業界的紅利被沖銷了不少。也因此市場才會傳言米萊政府應該會把出口匯率提高到$1000披索以上,以促進農業界即將到來的結匯。

- ad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