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幣大逃殺?信心危機美元飆升 市場在害怕什麼?

448

經濟部長馬薩(Sergio Massa )的團隊第一次面臨阿幣(比索)「大逃殺」的場面,市場不願再為國家融資、提供資金,顯示人們的信心已經在動搖,更使得阿幣重貶、通膨飆升;不只官方美元匯率悄悄得在一個月漲了近 7%,黑市也飆高。

市場上充斥著阿幣(比索)債券,官方的應對策略總是讓中央銀行(BCRA)買單;但結果就是:2023 年的債券利率將近 8,0%,2024年則更貼近 12,9%,這些高得離譜的利息,阿根廷付得出來嗎?市場備感懷疑,也普遍認為阿根廷償還不出來勢必得像前朝政府 – 馬克里那樣再融資紓困。

政府能靠發行貨幣來還錢嗎?

印鈔機自己的,當然是可以;但問題是後果由誰來收拾?發行更多貨幣的下場,將推高通貨膨脹,繼而拉開匯率差距。

經濟部又會洗牌嗎?

馬薩頭一次面對資本外逃,雖說這一屁股債也是他承襲之前的,如今他深信著更多的金援將帶來新鮮的美元;只是這些數字遊戲,許多資本都從阿根廷抽出,多數都在逃離阿幣(比索)市場。

阿根廷究竟欠了多少債?

經濟部加上阿根廷中央銀行(BCRA)欠下的債務已經是 U$S 4368,5 億美元;在這數字的基礎上,還有更令人擔心,因為大部份的債務都有浮動調整的機制,不是按通貨膨脹指數,就是以外幣計價。按固定匯率計算的阿幣(比索)債務少之又少,只佔總額的25%,這意味著貶值也解決不了債務問題

此話何來?

一讓貨幣貶值(官方匯率),阿根廷整個經濟的所有價格都會自動上升。如此一來,按 CER 調整的阿幣債務(佔總數的 16,6%)連同美元債務(佔總數的 58,3%)全都會上升。

脫困之道?

阿根廷要想脫困,唯一的辦法就是經濟增長,稀釋債務的比重、實現財政盈餘,不增加債務的量數,產生必要的信心,見到這些跡象,債權人才會心甘情願的寬限更多時間,延展債務。

 Alberto Fernández 總統上任後欠了多少錢?

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執政後欠債增加了 U$S 966,55 億美元,原因是赤字實在太多,這高達 U$S 713,15 億美元;新舉債務(新借的錢)其實不多,多數是利滾利、利息本金化增加的。

以這樣的基準利率,債券的價格還會繼續走低

公債券要被看好,政府得展現出有能力實現財政盈餘、貿易順差,增加外匯存底,只有這樣債券才可能升值。否則的話,即使收益再高,也會被當成垃圾債券。

股市又是什麼情況?

阿根廷的股票評價也是劣等,不只賤價盈利也很低。除非國家恢復財政盈餘和資本回報,原物料的概念股才可能比元主權債券有更大的上升潛力。

價格可能攀升嗎?

現在的可能性很低,阿根廷政府缺乏嚴謹的方案,信心崩盤債券和股票都可能被整理或改組。除非政府有所大轉變,才可能看看是否會逆轉。

比索計價的債券?

這是最頭大的問題,比索債務龐大,而且多數和通貨膨脹、CER掛鉤,將經濟部和央行的各種債務都加起來,合計 U$S 1820,09 億美元,佔了整體債務的 42%。

今年的財政赤字可能是多少?

財政赤字約佔國內生產毛額(西文PBI、英文GDP)的 4,0%,而准財政赤字即BCRA支付的債務利息,約佔 GDP 的 3,0%。這意味著總赤字約為國內生產總值的 7,0%。

有如失速列車

這就是為什麼專家們認為通貨膨脹很難降下來,甚至黑市和官價美元之間的差距還會再拉大。

央行的情況如何?

糟糕得很,在過去的 12 個月央行儲備金一直在下降,而貨幣負債一直在急劇增長。一年前的黑市美元價是 $182,3 ,當時市場上的 MEP 美元價是 $197,60。如今天平衡美元(dólar de equilibrio)的價格是  $362,40,而 MEP 美元在幾天前才 302,1。撐不久的,很快就得調整。

意思是美元很便宜?

市場目前排徊在 $310 上下,許多專家很久前就預測年底就可能衝到 $ 400。

世界盃的卡達美元(dólar Qatar)呢?

現在刷卡,300 美元以上要加 25% 的卡達美元算起來已經是 $ 338,50,而且每天都在往上加(官方美元匯率一個月漲了近 7%),照這趨勢,月底的卡達美元價格就是 $347,20,也就是 MEP 美元至少也該是這水平;兩者遲早都會持平。

到 12 月底呢?

按官價大盤美元的漲幅 7,0%,這速度到年底的卡達美元(dólar Qatar)就變成 $ 371,50。這預告了 MEP 美元年底也可能以這數字為底線,甚至還可能溢價。

國內消費的情況?

從 9月、10月和11月都能看出來消費急劇下降,這導致商界重新思考業務。銷售量急劇下降,就該根據現有的銷售情況重新調整庫存。

沒有必要補貨的話,就清之前囤的庫存,調整公司的結構性成本和融資,將盈餘轉為強勢貨幣(硬通貨),直到清楚確認每個月的銷售水平。

零售業的銷售下降,很快會反映在批發業,繼而和生產的廠家關連,他們同樣會考慮如何重新調整結構,尋求強勢貨幣保護資金流。

為何不買更多的商品呢?

(生意不好)公司不會再採購更多的商品,因為庫存已經飽和。這意味著投資的固定化程度非常高。銷售量越是下降,庫存的月數就越多。囤貨這時已經不一定賺錢了,公司更需要重新取得流動資金。

如果阿根廷在年關將近的這個時候,該是大月卻進入經濟衰退的局面,就很難在夏天有所扭轉。至少得等到 2023 年 4 月才能看清消費的走向。

會有裁員潮嗎?

企業會重新調整所有的結構性成本,盡可能多地削減成本。任何人都難以置身事外,人力資源、服務業和一切沒有產值,或造成支出的東西都可能。但建議還是要照顧好員工,市場上合格的工人已經不多。

* Salvador Di Stefano 是阿根廷的經濟和商業顧問

Massa en crisis, deuda en pesos saturada y dólar picante
- ads -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