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美元依然短缺,未來幾個月仍有大額到期應付債款

212

阿根廷外匯儲備金依然非常短缺,農業界遲遲不願結匯回國,旅遊觀光行業仍處於超支狀態,2025年之前有許多大筆的到期債款必須支付。

2024年5月31日,阿根廷央行(BCRA)外匯儲備金為u$286,64億美元,貨幣基底量為$17.2兆,披索負債為$18.6兆披索,合計$35.8兆披索,對比u$286.64億美元的外匯儲備金,相當於u$1美元兌$1248披索,與阿根廷MEP匯率的相似度純屬巧合。

阿根廷央行的美元負債為u$9.2兆披索,也就是Bopreales債券,換算成美元的話,大約是u$102.24億美元。

很明顯地,不管從什麼角度審查阿根廷央行的帳目都可以看到阿根廷依然欠缺外匯儲備金。未來三個月阿根廷必須將外匯儲備金提高為u$350億美元,因此目前的混合匯率形勢很難持續維持下去,當前有20%的出口是在國外結匯,80%在國內市場結匯,這也不利於阿根廷出口的商品。

今年五月,大豆和穀物出口總額達u$26.13億美元,相對2023年5月的u$42.13億美元,2022年的u$42.33億美元,由此可見,阿根廷農業界並不是在結匯中。

在年初4個月裡,阿根廷進口支出為u$85.09億美元(進口總額為u$177.77億美元,也就是u$92.64億美元的進口帳款未支付),出口收入達u$206.08億美元。

因此,央行外匯存底總額為u$286.65億美元,Bopreales債券相當於u$102.24億美元,進口應付而未付的債款總額為u$92.64億美元,從這三個角度來看,阿根廷的外匯儲備金依然非常短缺。然而,由於米萊政府正在維持財政盈餘的狀態,沒有超額發行披索通貨,因此美元行情尚處於合理水準,但經濟衰退則勢不可免。

在旅遊觀光行業方面,年初4個月的赤字達u$8.95億美元,很明顯地,阿根廷人還是沒有放棄出國旅遊觀光的習慣。

總結來說:

  1. 米萊政府必須展現與議會更好的互動關係,並且明確表態對於那些不利於財政撙節的法律,米萊政府打算怎麼處理。假使今年6月12日能夠通過米萊政府推行的Ley Bases法案,應該可以對市場產生正面影響。

 

  1. LECAP利率和銀行定存利率偏低,這使得投資人不會願意將手中的美元賣出換成披索頭寸,有可能會導致市場偏向美元。

 

  1. 6月13日星期四將會公佈5月國內物價通貨膨脹指數,目前預估單月通脹增長率應該不會超過5.5%,還可以算是一個良好的成績。假使這個資料是正確的,則2024年上半年度的通貨膨脹增長率為74%,按年推算約為281.1%。

 

  1. 六月下半旬,米萊政府必須支付u$50億美元,或展延與中國達成的swap換匯協議。由於阿根廷仍欠缺外匯儲備金,而農業界又不願意結匯,u$50億美元是一個相當關鍵的數字。

 

  1. 今年7月9日,阿根廷有幾筆即將到期的公債應該支付。

 

  1. 未來100天裡,米萊政府必須成功進入國際資本市場才能應付2025年12月之前即將到期的u$175億美元到期債款。假如阿根廷無法繼續展延這些到期債券的話,以當前杯水車薪的央行外匯存底來看,恐怕很難支付兌現所有到期債券。

 

  1. 阿根廷農業界目前不願意結匯是錯誤的,小麥與玉米的行情都比在芝加哥的市場還要好,大豆也取得了不錯的價格。然而,國內農民預期披索賄貶值、政府會調降出口扣稅或原物料行情將會上漲,但實際上這三種機會的可能性都不大。

 

  1. 米萊政府需要更靈活的執政,並明確表明政府的規劃政策到底是什麼,否則時常會出現一些前後矛盾的政治論調,這會使得非常多企業家們延後各種投資政策,直到局勢明朗為止。而這無疑會阻礙短期內阿根廷的經濟增長。

 

- ads -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