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孕婦「生產移民潮」 IT人才湧入阿根廷

272
中文報導:逃向自由的阿根廷?戰爭出逃的俄羅斯孕婦「生產移民潮」

西文報導:Mujeres rusas vuelan a la Argentina para dar a luz a sus hijos y conseguir la doble nacionalidad 
        Por qué cientos de mujeres rusas viajan a Argentina para dar a luz

「出逃的俄羅斯人,在阿根廷落地生根…」距離俄羅斯半個地球遠的阿根廷,如今湧入大量俄羅斯人,包括許多大腹便便等待分娩的俄國孕婦——從2022年2月俄國發動入侵烏克蘭以來,歐美各國對俄羅斯祭出制裁,而希望為自己的孩子取得美國等西方國家國籍的俄羅斯準父母,在赴美受阻下,轉而將依然允許俄人免簽入境的阿根廷,視為「生育旅遊」首選。同時,逃離克里姆林宮動員令的俄國後備軍人、還有反對普丁、不想參加侵略戰爭的俄羅斯人,也流亡到了阿根廷,決意在阿根廷展開新生活。

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單單在2022年12月,就湧入了數百名等待臨盆的俄羅斯孕婦;由於阿根廷是「屬地主義」國家,意即在其境內出生的嬰兒,無論父母是否為阿根廷人,都能夠獲得阿根廷國籍,因此俄羅斯從2022年以來,掀起了一波赴阿根廷「生產旅遊」的熱潮。

為何如今的俄羅斯父母將阿根廷視為「生產旅遊」首選?原因是,從俄烏戰爭爆發以來,俄國的國際地位越來越孤立,美國、歐洲等西方國家紛紛制裁俄羅斯,俄羅斯公民入境外國也遭受限制,俄國人前往美國之路變得困難、複雜且昂貴,而即使是沒有入境限制的其他歐洲國家,領事館的辦理簽證隊伍也大排長龍、等待期漫長。

相較之下,阿根廷依然維持對俄免簽,允許俄國人入境90天、申請居留許可的難度也不比歐美,於是原本想為孩子尋求歐美國籍的準父母,如今紛紛前往阿根廷。

「給我的孩子一本阿根廷護照」

俄羅斯駐阿根廷大使館領事部負責人波林(Georgy Polin)估算,2022年約有 2,000至2,500名俄羅斯人前往阿根廷,當中有大批計劃在阿根廷分娩的孕婦。波林預測,到了2023年,赴阿俄人的數量可能會增長數倍至1萬人。

替俄國孕婦安排「生產旅遊」的旅行社業主佩庫羅娃(Eva Pekurova)接受《衛報》訪問表示,布宜諾斯艾利斯如今廣受客戶喜愛,成為旅行社目前唯一持續經營的行程——過去,佩庫羅娃的旅行社業務中,最受歡迎的地點是美國佛州的邁阿密,但「生產旅遊」的安排先在2020年受疫情影響、2022年又因戰爭制裁限制,美國不再是可以選擇的選項。

佩庫羅娃自己也於2022年在阿根廷產子,她對此解釋:

「每個人都在想辦法應對現在俄羅斯的局勢,我的方式就是給我的孩子一本阿根廷的護照,這等於是許了他自由。」

在佩庫羅娃和其他俄羅斯準父母眼裡,阿根廷護照遠比俄羅斯護照更有價值——即使是在俄烏戰爭之前,提供俄國護照持有者免簽待遇的國家也只有約80個,大部分已開發國家都要求辦理簽證,在俄烏戰爭爆發後,部分歐洲國家更是直接拒絕俄國人入境;而阿根廷護照的優勢之一,是能夠免簽前往171個國家,包括歐盟、英國和日本,想要拿到美國長期簽證的難度也比持俄國護照低得多。

除了護照的便利性之外,佩庫羅娃還表示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醫療品質——無論是私人醫院或公立醫院——都優於俄羅斯國內,這一點也是俄國準父母眼中莫大的吸引力,而更重要的是,只要新生兒順利成為阿根廷公民,其俄籍父母也能夠在兩年內依親入籍阿根廷。

《衛報》指出,赴阿根廷「生產旅遊」的俄籍女性確切人數難以統計,但專門協助俄國人在阿國生產的Baby.RuArgentina機構創辦人馬科維耶夫(Kirill Makoveev)指出,僅在2022年,Baby.RuArgentina就協助了超過100對俄羅斯準父母,目前訂單已經排到2023年5月,還有很多搶不到服務的俄羅斯客戶被列在長長的等待名單當中。馬科維耶夫形容懷孕的俄國婦女湧入布宜諾斯艾利斯產科病房的情況:

「現在已經到了醫院甚至會用俄語來做廣告的地步。」

反對侵略的俄國移民潮

除了準父母想讓孩子擁有阿根廷國籍外,俄羅斯總統普丁於2022年9月21日宣布動員令、大舉徵兵之外,俄羅斯年輕男性不斷外流、逃離俄國國境——阿根廷英文媒體《布宜諾斯艾利斯時報》報導,從9月中旬以來,已有70萬俄羅斯人出逃、其中6萬5,000人取道芬蘭入境歐盟(芬蘭已因俄烏戰爭,禁止俄國人入境旅遊),而給予俄羅斯免簽待遇的中南美國家也成為流亡目的地。

哥倫比亞Icesi大學教授魯文斯基(Vladimir Rouvinski)自身也是來自俄羅斯的移民,已在哥倫比亞定居超過20年,他觀察到在2020年,普丁加強對異議者的警察暴力後,來到拉丁美洲的俄國移民數量開始增加,俄烏戰爭則是急速加劇這一移民潮趨勢。

在最直接、現實的簽證考量之外,拉丁美洲對俄烏戰爭的態度也是俄國移民的考慮因素之一——比起強烈譴責俄羅斯的歐美國家,拉丁美洲國家的態度顯得保守,各國領導人雖未有支持俄羅斯的表態或舉動,但也未加入制裁行列,並質疑制裁的效果。

阿根廷總統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就是其一,他在2022年5月呼籲透過多邊談判結束戰爭,並認為對俄制裁連帶加重拉丁美洲人民的生活負擔;而在俄烏戰爭爆發之前,費爾南德斯還曾表態希望阿根廷成為「俄羅斯進入拉丁美洲的門戶」。

事實上,阿根廷在過去的歷史,亦曾迎來好幾波俄羅斯移民,第一批出現在19世紀末,當中包括大批俄羅斯猶太人和尋求海外機會的工人,當時的俄羅斯帝國是阿根廷第三大移民來源國;1905年第一次俄國革命爆發後,逃避紛亂國內情勢的赴阿移民潮更盛,其後在二戰期間和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又兩度有大量俄國人移居阿根廷。

如今,俄烏戰爭再次促使俄國人出走,對逃離自己國家的俄羅斯人來說,簽證因素、政治和歷史背景,讓中南美洲、尤其是阿根廷,成為了能夠寬容接納他們的新家園,馬科維耶夫就表示:

「很多俄國人並不只是想在阿根廷生小孩,他們想要留在這裡生活,而不是拿了國籍就回俄羅斯。」

而為了逃避動員令、或是反對侵略烏克蘭的年輕俄國人,來到阿根廷之後,和新認識的彼此組成小型社群,當中有被動員的後備役、也有不願參與侵略的職業軍人。這一小群人會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Apórt酒吧聚會,Apórt店主是出生在哈薩克的謝爾蓋(Sergei),他在多年前就成為阿根廷公民,如今他在Apórt門口掛起烏克蘭國旗表示支持,並在此將流亡到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俄羅斯人串聯。謝爾蓋表示:

「我很高興阿根廷對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開放,沒有向不想參加這場戰爭的俄羅斯人關上大門,我為此自豪。俄烏戰爭唯一的正面之處,是把我們團結在一起。」

俄國IT人才湧入阿根廷

俄羅斯移民潮也為阿根廷帶來寶貴的人力資源——《路透社》《金融時報》等外媒皆報導,俄國IT產業人員也隨著移民潮外流,阿根廷正是其中一個大宗目的地。俄羅斯政府估計目前有約10萬名IT工程師在海外的俄羅斯公司工作,而俄羅斯國會鷹派憂心,這批工程師不願再回到俄國,進而重創俄國科技業——甚至,俄籍工程師可能前往北約國家工作,導致俄國科技業機密陷入外洩風險,因此研議立法禁止工程師離開俄羅斯。

然而對外侵略的行為和動員令,正如俄國國會的擔憂,已然讓人在海外的俄籍工程師不願返俄,36歲的工程師圖爾諾夫(Roman Tulnov)就向《路透社》表示自己「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打算返回俄羅斯」,另一名26歲的產品設計師耶利亞(Yulia)則表示,她的工作團隊中至少有四分之一的成員,寧願辭職也不願回國。

《金融時報》則指出,拉丁美洲的IT技術發展落後俄羅斯好幾年,因此對工程師的需求量大,對俄國工程師和新創企業來說,除了政治上的寬容外,拉丁美洲也可謂充滿商機、更添吸引力。

而已經移居阿根廷的37歲職業電競選手沙夏(Sasha)更直言,他已經不再向俄羅斯政府納稅–—受雇俄羅斯本地公司的職員,撥薪時會自動被扣除13%的稅,但海外公司人員須自行繳納–—沙夏表示:

「當你納稅時,代表你支持這個國家跟它的軍事侵略,所以我拒絕交稅。」

- ads -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